新聞熱線:0892—8832766

當前位置:專題專欄 / 四講四愛

記翻身農奴、白朗縣桑巴村白瑪:“織”就幸福生活

時間:2019-07-23來源:中國西藏新聞網 白瑪在織布。記者 陳琳 攝人物背景:白瑪,女,1954年生,日喀則市白朗縣旺丹鄉桑巴村人。民主改革前,全家7口人,均是桑巴村恰魯莊園的農奴。孩童時期的白瑪就跟著母親在恰魯莊園,差役繁重,吃不飽、穿不暖,還經常被農奴主欺負打罵,過著暗無天日的日子。

白瑪在織布。記者 陳琳 攝

人物背景:

白瑪,女,1954年生,日喀則市白朗縣旺丹鄉桑巴村人。民主改革前,全家7口人,均是桑巴村恰魯莊園的農奴。孩童時期的白瑪就跟著母親在恰魯莊園,差役繁重,吃不飽、穿不暖,還經常被農奴主欺負打罵,過著暗無天日的日子。民主改革后,白瑪一家分到了土地、房屋,獲得了人身自由,靠著祖輩傳下來的編織技藝,如今,白瑪和女兒卓嘎、孫女白央共同經營旺丹鄉桑雄畜產加工農民專業合作社,帶領鄉親們過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。

舊西藏廣大農奴中流傳著這樣的歌謠:“即使雪山變成酥油,也是被領主占有;就算河水變成牛奶,我們也喝不上一口。”

小時候的白瑪雖然不理解歌謠的內涵,但在恰魯莊園,母親夜以繼日編織的卡墊、毛毯等,自己不能享用一點,反而要全部上交給農奴主。這一切,小白瑪都看在眼里、記在心上。

“那時候農奴主根本不把我們當人看,干一天活,兩人僅分一碗糌粑,任務完不成還要挨打。”白瑪回憶說。當時,全家共7口人,按照莊園規定,白瑪和母親兩人每天要完成7個人的編織量,“白天種地,晚上編織,日日不停,夜夜不休。”白瑪說。

有一次,母親沒有完成任務,被農奴主吊起來抽打。“那時候還小,看著母親被那樣鞭打,特別想哭,可是一哭我也會被打,嚇得我不敢哭。”回憶起往事,白瑪仍心有余悸。

黑暗終將被黎明代替。1959年,民主改革讓百萬農奴翻身得解放。

“民主改革時,我5歲,還不知道這件改天換日的事意味著什么,只是記得當時兇惡的農奴主被解放軍打倒了,很多人喊著‘自由啦’的口號。”白瑪回憶說。

民主改革后,白瑪一家分到了房屋,后來又分到了土地。“我繼續跟著母親學習祖傳的編織技藝,過去是為別人編,現在是為自己編,不一樣了,有奔頭。”白瑪高興地說。

1973年,白瑪的女兒卓嘎誕生,從小跟著母親白瑪學編織。隨著經濟的發展,越來越多的人走上了致富的道路,作為祖傳編織技藝的繼承人,卓嘎決定:賣編織物增收。

2007年,34歲的卓嘎募資5000元,離開老家,在日喀則市區租了一間小門面,開始銷售卡墊、毛毯、藏靴、藏被等。靠著精湛的做工和過硬的產品質量,店里的生意非常好。

2016年初,卓嘎回到桑巴村,在鄉政府的幫扶下,和4名村民一起投資60萬元,辦起了白朗縣旺丹鄉桑雄畜產加工農民專業合作社。從此,卓嘎的“事業”開始向集體化、規模化方向前進。在全體社員的共同努力下,合作社發展逐步進入正軌。

這幾年,卓嘎也慢慢走向“幕后”,卓嘎的女兒白央接手了合作社。她從設備、管理、技術、人才等方面突破,購買先進的編織器材,邀請各地民族手工業人才對社員進行培訓,改進產品紋樣和配色,增制新產品。在白央的帶領下,合作社更加充滿活力,聲名遠揚。目前,合作社共吸納32名村民就業,平均每人每月工資3000元至6000元不等,合作社去年收益達100多萬元。更可貴的是,白央還放眼全區,去年6月,合作社在那曲市安多縣的分店正式運營。

“祖傳的編織技藝是個財富,下一步,我計劃借助黨和政府的產業貸款惠民政策,購買新機器,擴大生產規模。同時,將吸納的就業人數增至80人以上,帶動更多村民脫貧致富。”面對未來,年輕的白央顯得胸有成竹。

如今,白瑪、卓嘎、白央,三代“繡娘”用勤勞雙手致富的故事已在當地成為美談。年過花甲的白瑪依然“充滿活力”,除了免費為社員傳授技藝外,還積極向村民講歷史、說故事、談變化,教育群眾感黨恩、聽黨話、跟黨走。“現在的幸福生活是共產黨給的,共產黨的恩情是一輩子都講不完的。”白瑪堅定地說。


网上真实可靠的赚钱